苏州用车抵押融资(苏州车辆抵押贷款公司)?

知识问答 (45) 2023-09-21 09:03:37

高仕老板被抓,更隐秘的项目尚未曝光 苏州25亿集资案黑洞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苏州报道

12月3日,不断飘落的冬雨落在苏州吴江松陵这个江南小镇数以千计的投资者身上,显得格外刺骨。他们聚集在吴江区政府门口、体育场设立的政府接待点旁和松陵镇派出所内,焦躁地等待着结果。

“高仕投资是当地很有影响力的一家投资担保企业,老板高宏林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公司已经营了十多年,我们的钱基本都不存银行,放在他的公司投资拿利息远高于银行,之前也没出过什么事情,谁知道一夜之间却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境地。”一位年逾花甲的投资者拿着一份理财借款合同,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在两三个月前,这家公司还在当地的电视和报纸做宣传广告,推出理财产品。

记者了解到,12月1日,吴江区公安局发布公告称,10月31日下午接到群众报警称,苏州高仕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宏林有非法集资嫌疑,已于11月3日对高宏林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11月12日高宏林被刑事拘留,11月13日对苏州高仕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营销部总监李永良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高仕去哪儿了

游离于法律监管之外的苏州高仕,似乎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地方影子银行。

对此,本报记者在当地采访的数天之内多次进行求证,吴江区公安局称,目前该案的宣传口径已经集中到区委宣布部门,而吴江区宣传部则借故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记者调查了解到,苏州高仕的办公总部设在吴江区政府大楼内,而就在该公司被曝出巨额资金链断裂之后,一些投资者才无奈聚集在政府大楼之外拉起横幅,讨要投资款。

本报记者12月1日查阅相关资料获悉,苏州高仕成立于1996年,其抵押贷款业务从2005年开始做起,是一家专业从事不动产抵押贷款咨询、投资理财咨询的服务机构,下设担保公司、投资咨询公司、房产中介公司等多个项目公司,业务遍及苏州各县市区以及江苏中部泰州、盐城以及浙江北部嘉兴等城市。

然而,记者案发后在其注册的网站上看到,苏州高仕除留下联系方式外,其它内容已经全部删除,记者试图联系公司相关人员,公司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12月4日,吴江一位当地金融从业人员张丽(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公司还没有倒闭,大部分的工作人员却已经辞职了,还有一小部分行政人员在做扫尾工作,如催一些可能讨要得到的款项还给投资者。

“苏州高仕里面很多员工都买了产品,这些人也拿不回资金。一家投资担保公司,涉足这么多业务,在吴江这样一个小地方,本来就是做出口外贸生意的私营业主居多,以前在马路上停的都是豪车;但现在出口生意难做,这两年倒了很多外贸企业,他们就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获得贷款,高仕公司就越做越大。”张丽称。

而记者从张丽朋友处获得的一份投资者100万元借款合同显示,苏州高仕从其手中借钱年利率10%左右并不算高,按季度付息。不过,记者登录苏州高仕自设的一个QQ群中却看到这样的消息:高仕抵押贷款,月息1.67%,年息高达20%以上。

“我一个朋友在高仕公司投资了400万元,有房产做抵押,但出事之后,我们请了律师按照房产证上的地址去看房子,却发现那地方早已拆迁,手中的房产证抵押合同已经成为一张废纸。”12月5日,苏州吴江另外一位黄姓投资者欲哭无泪。

“我们相信高宏林,还因为公司总部是在区政府大楼内,即使出现问题也不会赖账。如今回过头看,通过激进方式讨要投资款也没用,只有走法律程序,有证据和手续的投资者还好一点,没有任何手续的投资者就要面临血本无归的命运。”12月5日,当地一位债权人面对本报记者,追悔莫及。

投资者联名上书

12月4日,本报记者实地采访了解到,尽管当地政府和公安局对苏州高仕案依然保持缄默,但一些急切的投资者已经按捺不住焦躁的情绪,开始联名上书请愿,并罗列了数种苏州高仕管理层的罪状和犯罪事实。

“这是我们全体投资者的联名请愿书,希望更上一级的政府能够彻查此事。”一位苏州高仕投资人兼联名书起草者张斌(化名)向本报记者出具了他们的请愿书。

在这份请愿书中,投资者称,今年10月30日,苏州高仕集资诈骗案件爆发。高仕公司高宏林、徐佳璟(高宏林的小姨子)等人依托苏州高仕、吴江高仕车贷通等疯狂吸纳投资人资金,甚至在明知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投资者本金的情况下,依然怂恿业务员,大肆吸收公众存款,存在明显的诈骗行为,同时存在编造虚假合同、非法挪用资金等事实,给许多投资者造成了巨大损失。

该请愿书还显示,仅苏州高仕所做的车贷通业务项目已知涉案金额就有1.5亿元,涉案投资者近千人;其中,大约5000万元为VIP客户投资金额,与高仕车贷通咨询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另外约1亿元是投资者与车贷通项目的总经理徐佳璟个人账户签订,资金打入徐佳璟等人个人账户。

另外,请愿书中显示,苏州好事来纺织有限公司以12397612股“江苏吴江农村商行股权有限公司”的股份抵押向投资人借款去购买“常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份。2013年5月高宏林与合作人苏辀将“好事来”项目介绍给投资者,吸引投资者近150人,总额5000万元,并通过徐国芳(高宏林妻子)的账户出借给“好事来”。

“在吴江农商行股权项目中,我们后来知道苏州好事来公司持有的银行股权在不得抵押的情况下,仍以虚假股权抵押担保的形式欺骗出借人,向投资者借款。同时,还在未通知出借人的情况下,私自拟定借款展期协议书,骗取出借人继续借款给苏州好事来纺织有限公司。”张斌告诉记者。

据张斌介绍,苏州高仕涉嫌的诈骗项目还涉及江苏靖江天一房产项目,涉及资金1000万元;昆山农商行股权项目,涉案金额1680万元。

“据我们债权人了解,高宏林及妻儿在案发前已经办理日本国籍,并在日本成立了公司。同时,高在案发前已对多家公司进行了工商变更,变更法定代表人、单位名称、注册资金等事实。2014年10月16日还在当地媒体刊登减资公告,意图将苏州高仕非融资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由原来的5800万元减资至500万元,存在明显的逃避责任,转移资产的嫌疑。”张斌称。

项目清单未明

据本报记者了解,尽管上述苏州高仕投资者提交的请愿书中提到的一些涉案项目是否证据确凿,还需要当地公安经侦机构在审查之后才能作出决断;然而,其中提到的无论是吴江农商行、常熟农商行,还是昆山农商行的股权项目,都涉及到了地方国有金融资产的转让行为。一家金融中介机构,是如何完成向投资者兜售国资股权转让的?

“这些事实需要最终认定,但果真如外界称的苏州高仕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之多,仅凭这些项目的金额还远未达到,肯定还有更大的项目未被披露出来。”12月5日,苏州大学法学院一位教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记者了解到,从苏州高仕案爆发至今,当地政府尚未有正式的公告进行回应。

“据我们了解,吴江政府有部分官员、公务员原先投在高仕的资金即使没有到期也都已经撤出,而老百姓即使到期的资金都没有拿到。苏州高仕后来继续进行融资项目,可能就是为了掩护他们的资金安全退出。现在基本可以确认在账面上的欠款资金有25亿,但是还有一些更隐秘的项目没有被曝出来。”12月5日,另外一名苏州高仕案联名请愿书的投资者李石岗接受采访时对记者称。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