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车抵押融资(阳光车辆抵押贷款有什么陷阱)?

知识问答 (108) 2023-10-11 10:04:02

阳光车抵押融资(阳光车辆抵押贷款有什么陷阱)? (https://www.962900.com/) 知识问答 第1张

2月24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网发布对泛海控股(000046.SZ)、福建阳光和华夏幸福(600340.SH)3家房企的自律处分信息。

其中,泛海控股、福建阳光被予以严重警告,并暂停其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1年。多位业内专家均表示,这样的严厉处罚并不多见。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正是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15.97%。

而泛海控股和阳光城(000671.SZ)均已出现债务违约、亏损扩大,才刚于2月13日和20日分别回复了深交所关注函,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无疑是雪上加霜。一纸处分后,它们融资自救的前路更加艰难。

因债务融资工具违约3家房企被处分

公告显示,上述3家公司作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均存在部分违反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同时存在债务融资工具违约情况,属于应当从重或加重处理的情形。

具体来看,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主要存在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债务事项、股权质押事项和资产被冻结事项。

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主要存在未按期披露2022年三季度财务报表等多期财务信息,以及未及时披露“21福建阳光SCP001”“21福建阳光SCP004”未按期足额兑付事项。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则是因未披露2022年一季度母公司财务报表,以及未按要求披露违约处置进展公告。

根据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自律规定,泛海控股、福建阳光被予以严重警告,并暂停其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1年,并且,泛海控股的公司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陆洋和福建阳光公司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首席财务官刘冬平被予以警告;华夏幸福被予以警告,其公司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胡艳丽被予以通报批评。此外,交易商协会责令上述3家公司针对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整改。

暂停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意味着什么?

自去年11月以来,“三支箭”陆续射出,房企融资环境明显改善。6家房企410亿元中期票据获集中注册,也于2月24日宣布。

泛海控股、福建阳光却因违规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1年,引发了业界关注。

“纵观整个资本市场,这样的严厉处罚并不多见。”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说。

宋清辉向银柿财经介绍,一般来说,房企债务融资工具主要有境内外市场的公司债券、短期融资券、超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绿色票据、永续类债券、资产支持类票据、企业债券等,或者上述品种的组合。

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网,对债务融资工具也有详细介绍,包括短期、超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资产支持及资产支持商业票据、资产担保债务融资工具、外国政府类机构和国际开发机构债券等基础产品,以及区分了特殊用途、特定主体和特别条款和结构的24种专项产品。

显然,这些都是目前房企常用的融资工具和渠道。

在2019年公布的《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自律处分措施操作规程》中提到,“暂停相关业务,是指在一定期限内停止处分对象在交易商协会办理相关业务的自律处分措施。”文件中还有进一步解释,发行人被暂停相关业务的,暂停业务期间交易商协会将停止受理及注册评议;债务融资工具获得注册,尚未确立债权债务关系的,应停止发行;如债权债务关系已确立,应按照交易商协会相关规定和发行文件约定履行信息披露、还本付息以及其他相应义务。

“暂停1年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意味着基本切断了房企的主要输血通道与来源,将对其造成巨大冲击。”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表示,甚至有可能影响到新项目的开发,导致在建项目的逾期交房等等,如果销售不能及时跟进,可能又会出现新的债务违约。

针对被暂停1年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对企业的影响,以及是否还有其他可行的融资工具可用,银柿财经分别向泛海控股和阳光城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股权融资和内部经营融资效果也有限

“泛海控股和福建阳光本身的资金和债务情况都不容乐观,亟待融资‘止渴’。”宋清辉说。

2月9日,阳光城发布公告称,截至公告发布日,公司已到期未支付的债务(包含金融机构借款、合作方款项、公开市场相关产品等)本金合计金额460.18亿元;而在违约负债之外,截至去年三季度,阳光城的总负债高达2985亿,资产负债率更是达到90.5%。

泛海控股2022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30日,公司负债合计969.0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9.17%,短期借款121.1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7.15亿元,账面现金仅有24亿元。

除了千亿债务压顶,这两家公司还有诉讼缠身。阳光城相关法律诉讼783件,案件总金额5.43亿元;根据此前泛海控股的公告,泛海控股及其控股子公司连续12个月内累计诉讼、仲裁涉案金额合计6.9亿元。

最新业绩预告显示,阳光城2022年全年预计实现净利润为亏损80亿元至110亿元;泛海控股2022年预计亏损70亿元至100亿元,预计公司2022年度末净资产为-36亿元至-6亿元,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

面对负债和亏损的双重压力,又被限制了融资渠道,泛海控股和阳光城还有“解渴”方法以走出困境吗?

国金证券研究员周岳在其房地产债专题研究文章中也有介绍,房企融资包括外部筹资融资和内部经营融资,前者主要分为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后者则主要包括销售回款和供应链融资(即各项应付款)。

因此,对于出险房企还有股权融资和内部经营融资等自救方式。

不过,阳光城2月24日收盘价已跌至1.86元/股,泛海控股甚至公告提醒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股权融资也已无望。宋清辉表示,对于已出现债务风险房企的这种标的,用股权换取资金,股权融资会可能会出现无人接盘的窘境。毕竟,大多数外部资本特别是实力雄厚的国有资本,都不喜欢直接入股房企,因而对房企纾困程度有限。“像泛海控股这样面临退市风险的,更加不可能再通过股权融资了。”他说。

谢逸枫向银柿财经称,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后,房企还可以通过卖房子获得销售回款,或是引进相关的合作第三方,还可以变卖资产、转让土地项目等来获得一定的资金来源。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