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车贷平台(网络车贷平台)?

知识问答 (58) 2024-01-09 09:03:10

去年11月,济南公布网约车管理征求意见稿。百天过后,网约车市场有何变化?司机有何说法?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重庆首批64名驾驶员持证上岗。(资料片)

原本50多人的快车群

只剩十二三人在坚守

2015年10月10日,交通部公布了《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两份文件明确规定,禁止私家车接入互联网平台进行客运服务。

滴滴快车司机王凌云(化名)说,征求意见稿出来的时候,虽然他的车是通过以租代购的方式从汽车租赁公司买来的,不是私家车,但是并不具备营运资质,严格来说也属于被禁止的那一类。

“跑车的劳累外加政策变化,在那时候一些网约车司机纷纷退出。”王凌云说。

2016年7月28日,《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公布。在方案中,网约车的合法地位获得明确,满足条件的私家车也可按一定程序转化为网约车,从事专车运营。网约车合法后,一些网约车司机很是兴奋,以为干网约车可以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

可变化紧随而至。随着滴滴出行收购优步中国,专快车补贴减少,各地的规则也陆续出台。

2016年10月份到现在,王凌云每月毛收入12000元,除去车贷和气钱,一个月到手6000多元。2016年7月份是王凌云挣钱最多的一个月,那时他毛收入有近20000元,纯收入为14000元,现在的收入比那时候降了将近一半。

“因为收入逐渐减少,再加上政策不明朗,我们原来50多人的快车群里,现在还在干的仅仅十二三个,其他人都退车了。”“不少都选择了新的职业,现在干的也没有那么有激情了,整个群里也是冷冷清清。”王凌云说。

有的快车司机接单量少了一半

2月21日上午9点,滴滴快车车主何峰(化名)在济南历下区和平路送完乘客后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选择一个能停靠的地方停车等单子。“这是我今天的第二个活,现在快车太难干了。”何峰叹了口气。

何峰是一位兼职司机,2016年七八月份开始干网约车生意。随着网约车政策的陆续公布和平台策略改变,何峰感觉自己的生意越来越难干了,活越来越少,乘客数量也大不如前。

“去年八月份我一个月就跑了六百单,现在一个月最多能跑三百单,平均每天就十单。之前一个小时能跑两单,现在一个半小时才跑一单,单子确实少了,因为司机和乘客补贴少了,坐车的少了很多。”何峰说。

感到生意难干的不仅仅是兼职司机,全职司机更是感到压力山大。

滴滴快车司机王恒春(化名)说,现在好的时候一天能跑300来块钱,跑到400元是非常理想的了。“去年每天能接35单,现在25单就很难凑齐。原来每天跑十多个小时很轻松,现在至少得十三四个小时待在车上,挣的钱还不如以前多。”王恒春说。

“去年活多的时候都是憋着尿接活,因为一停下车就有单子过来。现在单子少了,停车之后我们基本上就不动了,待在原地等活,车一动就得费油。”王恒春说道。

当初贷款买车,为还车贷咬牙坚持

既然网约车生意如此难干,为何一些车主还是选择坚守?记者采访得知,现在干网约车的不少车主来自出租车行业,这批人大都不愿意回到原行业。另外,有一些车主花钱专门买的车来跑快车,每月的车贷让他们欲“罢”不能。

2015年4月,范先生的出租车合同到期后买了一辆二手车干起了专车。后来滴滴进入济南,专车生意下滑,他又把二手车转手了,干起了滴滴快车,一直干到现在。

“我干出租车的时候,逢年过节根本不敢休班,一旦休班就意味着我要欠出租车公司150多元,一旦生病闹灾的,压力就大不少。”范先生说,网约车没有所谓的份子钱,一天挣100元除去各种费用还能剩下80元。

范先生说,出租车和网约车两种模式比较,他还是喜欢自由度高一些的网约车。“虽然现在很辛苦,每天要在车上十三四个小时,但是我会一直坚持下去,不会再回到传统出租车行业了。”

滴滴快车全职司机何龙茂(化名)则代表了另一个类型。何龙茂之前从事过装修工作,后来觉得开快车赚钱,就购置了一辆车专门跑快车,因为不是付的全款,所以需要每个月还2000多元的车贷。

“每月2000多元车贷倒是不多,但再加上2000元的油钱,这就有四五千元了,现在这么难干,挣多少才能堵上口子?我现在仅仅还了半年车贷,还有三年时间。”何龙茂说。

何龙茂说,在济南跑专职网约车的司机很多都背了车贷,被牢牢地拴住,不敢擅自离开。

专职开网约车或成为一种职业

“济南正式政策未出对济南汽车租赁公司来说是把双刃剑,一方面给了我们缓冲期,另一方面也让我们不敢贸然上普通车,只能上专车。”济南小小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于秀峰说。

于秀峰透露,济南的滴滴专车从去年已经开始了“认证”工作。所谓的认证,就是给专车司机制定了新的制度,并对司机进行培训,成为专职网约车司机。

比如,认证专车司机考勤制度为,司机日均在线8小时以上,确保在线天数>26天/司机/月,特殊情况必须提前一天报备至租赁公司(当天请假的不予接受,特殊情况电话沟通),病假及修车需提供医院、修理厂、保险公司开具的证明单据。

“司机不能有文身,不能佩戴特别大的饰物,车辆主体颜色为黑白灰色,而且要求全部为B级车。司机如果不能上班还要请假,否则就要扣分。”于秀峰介绍。

据记者了解,济南现有5家较大的网约车平台公司(滴滴、优步、易到、神州以及首汽约车),2016年9月份以后日均接单量10.2万次,其中日接单量10次以上的约4千辆。“政府也认可全职司机,租赁公司存在的价值就是管理全职司机。我们的目标是全职司机要吃掉济南八九成的订单,而这些订单目前被济南的私家车占据着。”于秀峰说。

于秀峰透露,未来济南网约车市场的主流就是认证专职司机,也就是说兼职司机的空间会越来越小,兼职司机在早晚高峰运力不足时可以补充进来,但在以后订单肯定要向专职司机倾斜,这主要是为了迎合地方网约车政策,开网约车将逐渐成为一种职业。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刘飞跃 实习生高鹏飞)

微信二维码